一个多月前还是由陕西永陇能源公司经营,儿子也转学到另一个城市开始了住校生活

企业概况

下班到家开门的时候,隐约听到邻家又传来若有若无的争吵,几分钟后邻家儿媳妇领着不足三岁的孩子出了门,而重重的关门声再次在过道里回响,这已经是本月他们家第三次争吵了,究其缘由,不是儿媳妇看不惯爷爷娇惯孩子,就是奶奶嫌儿媳妇训斥孙子。矛盾重重,但是,一个屋檐下又无可避免。

全国性煤炭市场低迷,皖北煤电集团却“逆市飘红”——今年前8个月,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53.24亿元,同比增加36.63亿元。企业逆势突围的秘诀在哪?

春天,是华亭这座小城最美的季节。在这个季节里,各种花儿竞相绽放。在阳光下金灿灿的,充满朝气的蒲公英,一张张粉红的小脸,嫩嫩的,一碰就破;惹人怜爱的樱桃花,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;枝头怒放的桃花、杏花,摇曳着白色的纱裙;纯洁可爱的苹果花、散发着苹果香味的杜梨花……看着这些美丽的花儿,不由得勾起心中的柔情,想抚摸这俏丽的容颜,想俯身去嗅花朵散发出的阵阵芳香,情不自禁地想要歌唱,大自然,好美!
我信步在小区的花园里,感受着初春的气息。清晨的空气中夹裹些许寒气,一抬头,突然看到一排大树,高干繁枝,一股馥郁的馨香扑鼻而来,味道极为独特。树上结着姿态奇异的花朵,所以认为奇特,是因为花儿都要绿叶衬,而这眼前的树却是满枝头只有花儿,没有一片绿叶。看那刚打出花苞的,远看好像树上竖起了几百支洁白的毛笔;正要绽放的,像含羞的小女孩,托举着缎子般的白裙;那开得又大又美的,好似奇葩,欲藏还露,万种风情,像满树玉佩,在晨曦中熠熠生辉。我顿时惊呆了,心想小区里怎么会有这样美丽的花朵,难道是仙树吗?不可思议。仔细观看,这美丽的花儿一花九枚瓣,分三层排列:外轮三枚较短,呈紫红色,里面六枚略长,外露淡紫内含乳白,那风姿绰约的花容,纯净如水,楚楚动人。真没想到,在北方的小城,在我们生活的小区,有如此纯洁的花儿,不由责怪自己的孤陋寡闻。那日,足足在树下待了两个时辰,深深陶醉在这美丽花儿风姿绰约的容颜中。
后来,才知道这花儿的名字叫玉兰花,又名:白玉兰、木兰、迎春花。玉兰花是香花木本植物,有粉色,白色,我独爱这白色。它的清香总让人陶醉。远在春秋时就已种植木兰,伟大诗人屈原的《离骚》中就有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菊之落英”,以示其高洁的人格。玉兰经常在一片绿意盎然中开出大轮的白色花朵,随着那芳郁的香味令人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,委实清新可人。因其株木高大,开花位置较高,迎风摇曳,神采奕奕,宛若天女散花,非常生动可爱。看上去,显得那样飘逸、高雅,那样洁白、超凡,那样的一尘不染。
如此惹人怜爱的玉兰花如若比作女子,我想她一定是一位多情善感、雅致温柔、多才多艺知性的女子,也许还有一些小资情调。有人说,玉兰花太艳,少了梅花的傲骨,少了平常小花的朴实,更少了牡丹花儿的华贵。我却喜欢玉兰花散发的那份纯净与雅致。每逢春季时,我总会来到玉兰花面前,静静地观赏它娇柔的容颜。有一次,连续几天的狂风和夜雨,我不由暗自叹息,那么娇艳的花儿,能经得住这风雨的摧残吗?躺在床上,听着窗外急急的雨声,打在玻璃上,亦打在我的心上,想着窗外那棵棵正要开放的弱不禁风的玉兰,明朝该是香消玉损、容颜不再了吧?
清晨起来,特意跑到玉兰树前,不禁惊呼,只见那些昨天才开的花儿,还好好地躺在绿叶之上,地面看不到一片飘落的花瓣,在初放的明媚的阳光下,正安然地绽放出一季的辉煌,散发着满身的清香。它好似有了灵性,我好像听到一个声音在说:“谁说我只是娇柔的花朵,我亦有心中的强大。”我大为感动,心中涌出一种久违了的痛,感叹人的一生,不也和这花一样吗?即使只有瞬间的灿烂,拥有短暂凄美的爱,也要痛快地开放、火热地燃烧一次,才不枉来世间一遭。
从那以后,我便和玉兰花成了相知的友,年年春季都要去观望,每当看到那朵朵绽放的玉兰花,不由得神清气爽、心旷神怡,洗净心中所有的烦恼。记得二〇〇九年去华东五省时,从旅游车上下来,迎面跑来一个叫卖玉兰花的江南小姑娘,新鲜的玉兰花,白色小小的花苞,用线绳穿成一串,我顿时像见到了相识的人一样激动,当即买来,小心地提在手里,戴在胸前,一阵阵的清香弥漫在周围。如此近距离的贴近玉兰花,想是和玉兰花有缘的。认识了一位江南喜欢文学的女子,她亦是特别喜欢玉兰,在她老家的庭院里,种满了玉兰,而玉兰在她的眼里,少了我以为的忧伤,却多了些豪气和霸气。想这是我们性格的不同。正如她文笔中的豪放与率真一样,她一如玉兰花一样忘情地绽放。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感谢春天,这美丽的玉兰,带给我无尽的享受和美妙的遐想。来世我若是花,愿做这美丽纯洁的玉兰。
(作者单位:甘肃华亭煤业集团砚北煤矿党工部)

看到这一幕,我总是很欣慰自己家生活还算和睦,尤其八十岁的老父亲和我十二岁的儿子之间,充满了童趣和互补。父亲上过私塾,虽然工作生活在煤矿50多年,但还算个“文化人”,工作之余,大多时间读书看报、养花伺鸟,退休后也从不屑与楼下那群天天打麻将、玩扑克的大爷大妈为伍,不是翻看《参考消息》就是坐在电视前重复看着国内国际新闻,一副“帷幄天下大事”的姿态。而我上六年级十二岁的儿子,正处在青春成长期,虽然从小就比较听话,可随着慢慢长大,似乎也有了脾气,有了个性。

转型!由“煤厂家”悄然变身“煤管家”。皖北煤电集团在全国托管多个煤矿。面对市场寒流带来的冲击,这家大型国有企业一不裁员,二不降薪,仅凭从“挖煤卖煤”到“代人管煤”的观念转换,既挣到了利润,又分流了人员,重焕蓬勃的生机。

前年,因为家人工作调动的原因,儿子也转学到另一个城市开始了住校生活,一学期下来,一直很懂事的他突然向我们宣布了不再住校的“决定”,身在外地的爷爷在得知孩子不喜欢吃学校的饭菜后,立即答应第二学期离开生活了半辈子的故土为孙子做饭。

千里驰援抢险,挺身接管改造,皖北煤电把陕西宝鸡一个面临关闭的灾害矿井调理“活”了

刚开始,我也同很多人一样,怕隔代的教育影响到孩子的成长,也做好了孙子“欺负”爷爷的心里准备,然而,一年多的日子里,我慢慢发现,父亲虽然也会与其他老人一样,惯着孩子吃喝穿戴,但是,大的教育方向还是倾向与我们,并且发挥了“老小孩”的作用,与我儿子打成了一片,儿子在学校发生的大小事,不给我们做父母的说,也要说给爷爷听。看着爷孙俩下着象棋说说笑笑,对着《喜洋洋与灰太狼》指指点点,我们还真有点嫉妒;而周末爷孙手牵手一起逛集市,一起吃肯德基,更是让邻居羡慕;孩子从博学的爷爷身上学到了“东雨不救西田”的农学知识,形容黄河“一担水,六斗泥”的地理知识及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因等历史知识;爷爷则从孩子这里学会了不肯认输,学会做事尽量“化繁为简”,学会了在动画片里寻找乐趣。

陕西省宝鸡市麟游县崔木煤矿是一家股份制大型煤矿,一个多月前还是由陕西永陇能源公司经营,如今交由我省皖北煤电集团全权托管。自己的“孩子”为何交给别人养?这得从一场危机说起。

细想来,八十岁的老父亲用一种“我也是孩子”的教育方式,让十二岁的孩子接受了他,用他的睿智、善良,引导、教育着孩子,也教育着我们这群对隔代教育有质疑的人们。原来,生活中多些真心实意,多些真性情,那么一切都会美好起来。

今年7月5日,崔木煤矿发生煤层自燃事故,皖北煤电集团派精兵强将千里驰援,短时间内完成抢险任务(日报今年7月25日曾作报道)。

陕煤化韩城矿业公司象山矿井宣传部:丁运华

事故发生后,当地政府一度要关闭矿井,永陇能源公司为摆脱困境,急寻技术力量过硬的合作伙伴。然而,该矿地质条件复杂,瓦斯、水、火、顶板、自燃等灾害严重,全国没有企业敢“接盘”,皖北煤电集团此时挺身接管。

8月10日,两家企业签订了10年“托管协议”,在探矿权、采矿权不变的前提下,皖北煤电集团对崔木煤矿进行包括人才调配、安全生产、运营管理的总体托管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大管家”。

这么一个“烫手山芋”般的“问题煤矿”,皖北煤电集团为何敢接管?
“我们对救活它有信心。
”皖北煤电集团相关负责人说,作为地方煤矿,皖北煤电多年来未享受到统配煤矿诸多优惠政策,一直在市场中摔打磨炼,按照市场需要整合企业的技术、管理、人员、设备、资源、供应商、社区等各类要素,是皖北煤电的强项。

8月21日,皖北煤电集团精干的管理团队与数百名优秀员工开赴崔木煤矿。

很快,调整回采布局、强化巷道压力的动态监测等一系列先进技术措施得到应用。
9月1日,该矿恢复正常生产,现在每天原煤产量都在万吨以上。

一个面临关闭的灾害矿井一下子“活”了,当地政府和企业喜出望外,安徽国企的实力和效率令他们刮目相看。

不投资金却日进斗金,卖技术、卖经验比单纯卖产品更有“钱景”

救活了一个濒临倒闭的煤矿,皖北煤电集团自身实力也得以壮大。

永陇能源公司按出煤量支付托管费用和全部职工薪酬,皖北煤电集团无需投入自有资金,按年产500万吨计算,每年预计获利润1亿元以上,并可解决集团1000多名矿工的分流安置任务,减少本部工资性支出近亿元。
“过去煤炭形势最好的年景,集团挖煤卖煤也没有这样好的效益!
”皖北煤电集团许多员工惊叹。

“别看我们没投入资本,但投入了技术,这是我们企业的无形资产和核心竞争力,也是企业转型升级的有力支点。只要有真正过硬的技术,卖技术、卖经验比单纯卖产品更有‘钱景’。”企业管理团队算的“账”与众不同。

全国性煤炭产能过剩、需求下降,给皖北煤电集团带来了巨大冲击。“煤难卖,钱从哪里挣?减员增效,人往哪里去?国有煤企如何确保一不降薪,二不裁员,战危机,谋发展。
”皖北煤电集团领导班子作出决定:“一定要运用企业先进的管理、技术、人才队伍和品牌优势,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!
”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皖北煤电集团把技术“卖”给了深陷危机的崔木煤矿,实现双赢。

走专业化路线,全面拓展托管范围,开辟新的煤炭经营业态

对崔木煤矿的托管是皖北煤电集团转型发展的一个经典案例。

早在2005年,该集团就未雨绸缪,积极转型,在“走出去”过程中,逐步形成了令业界瞩目的煤矿托管新业态。

以资本输出带动管理、技术、人才输出,是“走出去”的第一步。皖北煤电集团产能超过1000万吨以后,遇到了后备资源匮乏的危机,集团实施以煤为基础的多元化发展战略,很快找到新的发展空间。例如,通过收购兼并山西、内蒙古等地的煤矿,取得了数十亿吨的煤炭资源,有效破解了省内资源不足的瓶颈问题,积累了“走出去”的宝贵经验。

面对煤炭行业日趋激烈的竞争,该集团走出了第二步,由资本输出为主,转向管理、技术、人才和品牌输出为主。近年来,该集团敏锐发现,许多煤矿资金充足,但缺技术和经验,长期为安全事故所苦;而皖北煤电集团大量技术人才恰恰苦于没有更多的“出口”,一洽谈,往往一拍即合。两年来,集团在全国行业内率先吃“螃蟹”,先后托管了中安联合煤化公司朱集西煤矿、山西交城五七煤业公司下辖的瑞泽煤矿,集团出人出技术,托管这些煤矿的基本建设,在当地形成了良好的口碑。

接着,集团全面拓展托管范围,积极接手大型矿井,大胆创新托管内容,逐步由基建托管向生产经营托管延伸,由部分托管向全面托管进军,将煤矿托管业务做成了全新的煤炭经营业态。今年接手的崔木煤矿就是一种成熟的托管模式。最近,皖北煤电集团又与新疆、云南、山西等多家有托管意向的煤炭企业进行洽谈,如果达成协议,皖北煤电只需输出管理、技术和人才,每年就可获利十多亿元,至少可吸纳8000人就业。

去年,国内部分煤企开始效仿皖北煤电集团,涉足托管业务。针对即将形成的竞争态势,皖北煤电集团超前谋划,亮出“新招”:年内成立全国首家“煤矿托管公司”,加大托管业务的拓展力度,推动企业转型向纵深发展。

“托管业务要想走得更远,必须向专业化发展,必须有先进的管理理念、高效的运行机制、过硬的专业技术、优秀的管理团队和一流的员工队伍。
”皖北煤电集团董事长葛家德说。今年,该集团将下属的恒源煤电公司打造成人才“孵化器”,源源不断培养和输送“走出去”的专业技术人才,为托管事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